12月去哪里旅游便宜 埃及金字塔自驾旅游心得

12月去哪里旅游便宜 埃及金字塔自驾旅游心得

清晨5点过,通宵车到开罗西边吉萨的火车站时我们下了车。

从没见过这么杂乱的火车站了,又小又破,比阿斯旺和卢克索差多了。出站后小广场前停着的几辆车边有一个老者走过来,问我们要去哪。我们说去金字塔正门前的旅店,问他车费多少。他要价150埃镑,我们还价50,最后70镑成交。

出租没走城里,街道太小太挤,而高速公路上几乎沒车。十来分钟后出高速再右转到一条挺宽的大街,街边也很杂乱,纸片塑料袋随处可见。看看手机上的导航,快到金字塔附近了。我们眼望车外,不久后就在我们的期待中,左前方出现了一座金字塔的塔影。晨曦中,方尖锥造型的胡夫大金字塔一如期待中的那般神圣而完美。

旅店在金字塔遗址正门左边不远。门面不大,但里面很宽,

上下有五层。

当初计划行程时,希望住在金字塔附近,最好能一眼看到金字塔。符合条件的好几家,但最后选中了这个旅店,是看中了其富有埃及特色的室内布置。入内后前台说房间还没有收拾好,上午十点才能住进去,但可以上顶层的露台餐厅用早餐。

上了顶层的露台,正如一直期盼的那样,眼前是壮观的百万元金字塔遗址全景。前方树冠上方是狮身人面像,后面是卡夫拉金字塔(Khafre Pyramid),右边是胡夫金字塔(Khufu Pyramid),左首是孟卡拉金字塔(Menkaure Pyramid)。胡夫金字塔最高最古老,建于公元前两千五百多年的古王国第四王朝胡夫时期,现有137米高。但最上镜的是中间胡夫之子卡夫拉所建的卡夫拉金字塔,前有狮身人面像为前景,而且金字塔上部还残存着最初的石灰石覆盖面,光洁的表面对比着下面巨石的沧桑,上景率很高。

然后叫了一杯咖啡,坐在露台最前面的方桌边,喝着咖啡的同时,等待朝阳照亮前方的金字塔。期待中,第一束朝阳投射到右边最高的胡夫金字塔,尖顶变红变亮,然后明暗的分界下移。正面卡夫拉金字塔的光顶也被曙光映红了,然后是远处的孟卡拉金字塔。等前方的狮身人面像也是一片朝阳时,时间快到早晨六点半,露台上也有其他的人来用早餐了。

旁边的方桌来了两个华人母女,从上海来,前一天早晨入住的。女儿大学毕业后在旅游行业做了两年多,这次带母亲来埃及旅游。我们问她父亲咋没同来,女儿说父亲忙,出外闲话又多,所以沒有考虑他。究竟是忙,还是太挑剔,听语气像是后者。她们说昨天早晨入住后就去看金字塔,前后花了四小时,沒骑骆驼和马,说太脏。听此一说,我们打消了骑骆驼的打算。

早餐后,等到早上八点遗址一开门就买票,成了入内的第一拨人。

先去了左边的狮身人面像,趁人少拍照不受干扰。途中一溜摊铺当时还没开店,有几个人牵着骆驼站在路边,其中一人问我们要不要骑骆驼。我随口说不骑,以后再说。太座说我不该这样说,留下话头后对方会不死心的。果然后来我俩在狮身人面像前后拍照时,那人就牵着骆驼在铁栏杆外面候着。他看起来四五十岁,穿着深灰色长衫,旁边是一头白色的骆驼。

狮身人面像20多米高,50多米长,据说是一块整石雕刻而成的。雕像巨大,但可能是我们期盼甚殷,现场的感受不如想像的那样震撼。现场沒啥人,也沒见着传说的霸着地方强要钱的当地小孩,所以可以无所顾忌的随便拍。

离开狮身人面像后,往上去看最近的胡夫金字塔。

牵骆驼的那人看我们出来,迎上来又要我们骑骆驼。他指着很远的沙漠上几个小人影,然后在地面浮沙上画了三个并排一起的三角形状,说那边可以看到三座金字塔在一起,是金字塔最经典的景色。他地上画的图以前好像见过,其实埃及之行前我发在文学城的游记行程篇中就上过类似的网络图片,但当时没想起来。他说我们俩一起,每人100埃镑,相当于每人8加元。

骑骆驼太座兴趣不大,我也是半心半意,但经他连画带低价推销,我最先动了心。太座也没拒绝,只补充了一句,说总的费用是两百埃鎊,而不是英镑或者美元什么的。那人让骆驼蹲下,先让太座上去坐前面,我再上去坐稳后才叫骆驼起来。刚开始觉得骆驼骑着有些颠,但走了一阵人放松后,感觉比骑马更容易,因为手可以把着驼峰。

半途中牵驼人停了脚步,转身说要为我们拍照。

骑骆驼的照片拍完后他要我们下来,在骆驼旁边站着又来了几张。

完了后我们以为该上骆驼,去远处沙漠那边。

但牵驼人却说目的地就是这儿,

刚才他也为我们拍了以金字塔为背景的照片,

如果还要往沙漠那边去,得另加钱。我们一听,

知道遇上面善心狠的骆驼黑主了。要怨,只能怨自己三心二意,

事先沒花功夫作了解。没办法,只好又按埃及当地的套路,

再次讨价还价。最后的结果是各让了一步,牵驼人到手的钱更多,

我们呢可以多骑一阵骆驼。经验教训是,啥事不能半心半意的,

事前一定要有准备有主意。

虽然被驼主坑了一下,但到了沙漠那边沙丘上回望对面的金字塔,

眼前的画面还是值得那个付出的。

画面上,三座大金字塔并排组成了形如山字一样的造型,最前面是最低的孟卡拉金字塔,最远处是胡夫金字塔,中间是卡夫拉金字塔。因其所在地势高,看起来比高度更高的胡夫金字塔还高。

既然破费到了沙丘上,当然要留影了。风景照,人像照,骆驼上照,靠着把着骆驼照。我们俩人都是头一次在沙漠里骑骆,背景又是价值百万亿万的风景,何乐而不为呢。

我们欣赏眼前无价风景的过程中,几驼骆驼在前面的沙漠中飞奔而过,骑骆驼的好像是几个印裔。特别是最后那个年轻女子,骆驼疾驰中伸开双手,长长的头发随风而动,显得特别飘逸。旁边的牵驼人感叹了一声,印度女孩的头发真好看呀。当时没多想,觉得他说得挺对的,印裔女孩的头发都长,疾风中飘洒的长发确实美。后来觉得他的感叹不是那么单纯,埃及年轻女孩外出都包着头巾,再好的头发別的埃及男人也看不到。他们对女子的头发很敏感,所以牵驼人才有那番由衷的感叹了。

然后往回走,过了小的孟卡拉金字塔后到了卡夫拉金字塔近前,

牵陀人说行程结束了。虽然沒回到起点,

但剩下的两座大金字塔我们也想自己边走边看,所以就下了骆驼。

牵驼人自己上了骆驼,然后转身朝我们一挥手,一瞬间成了骆驼上的骑士。之前那个唯唯诺诺,好像被生活压弯了脊梁的埃及男人,一转眼成了一个自信满满的阿拉伯骑手。当时我知道,生于农业社会生活于工业社会的自己,自以为很有直觉,其实对游牧社会沒多少了解。

上午剩下的时间,我们围着卡夫拉和胡夫两大金字塔转悠,

看到好的画面拍几张。我注意到从底层往上,

金字塔每一层的巨石大小不一样。底层真是巨石,比人还高,

第二层的巨石矮一些,而第三层以上的石头明显小多了,

不及底层的一半。所以金字塔当初的建造者还是动了脑筋的,

好像没借助外星人的帮助。

根据最新的考古发现,金字塔既是法老的陵寝,也是法老维持古埃及社会运转的工具。古时尼罗河涨水时,两岸的埃及人无事可做。法老启动金字塔工程,让古埃及人农闲有事做,还可以挣收入。古埃及人建金字塔,今人建高速路高铁,或发展房地产业,好像都是同一个道理。

金字塔半腰有巨石砌成的通往内部法老陵寝的三角形入口,但我们没去光顾。一周以来看了不少神庙和陵墓,和法老有关的画和雕塑见多了,出现了审美疲劳。所以两座金字塔看完后出去吃午饭,准备下午四点遗址关门前,再回来看金字塔夕照。

下午三点过再进去,也是走狮身人面像旁边那条坡道,

但没见到那个牵驼人,不知是从我们这儿赚足了银子早早回家,

还是诓上了另一个轻信的悲催。

最初想到上午去过的沙丘上看三座金字塔的夕照,但刚到中间的卡夫拉金字塔旁边就遇上遗址管理人员清场,说时间太晚不让过去。掉头往回走时顺便拍了几张,不想白走一趟。

途中不断有回程的马队走过,那些片刻居然是很难得的画面。

夕阳下的废墟,沙山,马帮,那些画面数千年里就像从未改变过。

最后一个画面意味深长。一个包着白色头帕身穿土布长衫的阿拉伯男人骑着骆驼看着远处熙熙攘攘的城市文明,是好奇,还是疑虑,想融入,还是想去征服。

晚餐我们预订了座位,就在露台最前面,

可以边进餐边看晚上金字塔遗址里面的灯光秀。

等待过程中来了一拨华人面孔的男女中年,说国语和广东话的都有。他们来后既没一句问好也不说借光,就开始在我们座位和露台间的狭窄空间安置相机脚架,还随手把装相机的大包放在餐桌上。举动很出格,我赶紧对他们说乱放东西在餐桌上,旁人会有不好的印象。几人中也有明事理的,一个说广东话装束像香港来的赶快移开了相机包,不过仍挤在桌边忙他的相机。有些华人在外面,老觉得和周围格格不入,其实跟一些小节沒注意到也有关系。

灯光秀就是金字塔的变脸,映照三座金字塔的射灯随着音乐不断变换颜色,从红变到绿,再变黄变蓝。灯光秀持续了四十分钟,不很惊艳,但聊胜于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