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份哪旅游凉快 厦门有哪些旅游景点 好玩吗

八月份哪旅游凉快 厦门有哪些旅游景点 好玩吗

人一生中要有两次冲动,一场奋不顾生的爱情,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心动吗?那就去厦门看看海吧。然后去曾厝垵满足一颗吃货的心,去鼓浪屿徒步走看错过的风景,最后去厦门大学去寻找逝去的青春……

某年某月

在厦门某条街的拐角

似蒲公英绽放的阳光

穿过树荫的缝隙

打在你的背影上

你悄悄把三角梅的花瓣从地上拾起

和我一起抚摸它好看的轮廓

此时,三角梅笑意正浓

花瓣上写满一座城市的浪漫

你说,这是最美的时光

我说,这是最好的我们

【在黄昏里出发】

我捧着一杯拿铁,坐在机场的咖啡厅里,等待。我将与这个城市小别几天,远赴厦门,那个小资文艺青年的圣地。此番与我同行的是暖暖——另一个渴望逃离日常的姑娘。

夕阳透过飞机的窗,将姑娘的黑发染成了金棕色。我们微笑着在阳光里拍了一张合影,在落日的余晖中起飞。在云层之上,看夕阳西沉,深蓝的夜色捧出一弯新月。我们在窗边看了两个多小时的月亮,星星和云,窗外已经是厦门岛的灯火辉煌,“厦门港”的霓虹已清晰可见,海沧大桥像一道旁逸斜出的焰火,跨海而过……我们一点点降落在这片期待已久的土地上。

刚出机舱门,一股热浪扑面而来,提醒我已经身处温热的南国。去酒店的路上,我看着街边的姑娘们,短袖,短裤,人字拖是标配,我们身上的风衣显得有些格格不入。我笑着对李小妞说:“你看,我们不仅逃离了日常,连冷空气都被我们甩掉了。只是一杯咖啡的时间,我们就回到了夏天温暖的怀抱。”

【榕树下的慢时光】

早晨,风和日丽,心情明媚。

我和暖暖一早起来便在行李箱里翻出事先备好的夏装换上。我套上浅色的格子衬衫,将袖筒卷成七分,宽松的版型,棉麻的质地最贴合我热爱自由与舒适的心,换上充满夏日气息的白色短裤,还有舒适的小白鞋,在镜前摆出一个满意的微笑。暖暖则换了简洁的短袖,问,今天去哪儿?我体内的吃货基因开始蠢蠢欲动,便说:“我想去曾厝垵逛吃,逛吃……”暖暖哈哈大笑道:“美女所见略同。”

我们笑着,闹着,穿梭在厦门岛清晨的街道。空气里有南国的味道。酒吧门前有一颗大榕树,路旁的树荫里,躲着一个报亭,我们在路边等车,阳光斜斜地倾在身上。这场景似乎在哪部青春电影的镜头里见过,熟悉又陌生。

我们坐着车晃晃悠悠到了曾厝垵。这里大概是全中国最文艺的渔村了,三面环山,一面临海,花木繁盛,简直就是现实版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窄窄的步行街道,两旁是文艺的小客栈,咖啡馆,风格各异的小店……都是我们喜欢的。

我和暖暖吃着大青芒,在榕树下乘凉。暖暖说:“胡里炮台那里有一颗超级大的榕树,独木成林,特别壮观,我们下午去看看吧。”我说:“好。我们晚上再去中山路逛吃,逛吃吧!我想吃蟹黄汤包、海蛎煎、沙茶面……”暖暖惊讶地看着我:“好好的文艺青年,怎么变吃货了?你居然趁我不备悄悄换了人设!”我说:“你趁我不备连口音都变了,快把你那一口闽南普通话改过来,我听着别扭。”暖暖笑了笑说:“哎哟,人家这是入乡随俗,不由自主了啦。”

三角梅

【夜幕中消失的渔火】

那一日,微雨,出厦门岛,去永定看土楼。客家人的菜做得清淡,晚上回来的时候便去中山路打牙祭。酒足饭饱后,我和暖暖一人捧着一杯烧仙草,满足地坐上回住处的车。

夜幕中,22路公交车缓缓地行驶着,路过筼筜湖的时候,车厢里显得格外静谧。

听当地人说,筼筜湖旧时叫筼筜港,原与大海相通,后来修了我们脚下的这条西堤,筼筜港就成了内湖。这里曾经是一个天然的港湾,每当夜幕降临,停泊在港湾内的渔船灯光闪闪,形成“筼筜渔火”的景致,如今这个景致已成为人们对过去美妙的回忆。

暖暖指着湖中心的小岛问:“那就是白鹭洲吧?”我说:“是。”又问:“上面睡着一群白鹭?”我说:“是,从前厦门岛上的主人是白鹭,所以这里从前叫鹭岛。”

我们靠在车窗上,看着窗外的灯火出神。暖暖笑着说:“今天回来的时候,车子开上海沧大桥,我竟然有种到家的感觉。”我说:“你这哪里是入乡随俗,简直就是随遇而安啊!”

回住处的时候,碰到老板正和从远方回来的朋友聊天,看到我俩回来,热情地招呼我们过去喝茶,询问我们玩得怎么样。我们围坐在他的大茶台前,像等待发糖果的小朋友。老板问我们喜欢喝什么茶,暖暖说都可以,我说喜欢喝红茶,老板说:“好的,给你们尝尝我们这边武夷山产的大红袍。”

我们边喝边聊,老板问及我们的职业,我说:“我是编辑,她是……”我看了一眼暖暖,说出了“城管”两个字。老板惊讶地看着我们说:“一个编辑,一个城管,你们这个组合还蛮有趣的嘛。”

【岛屿来“信”】

老榕树,红房子,碧海,蓝天——我这是我们爬到笔山山顶看到的鼓浪屿。

喜欢在这样的小岛上吹着海风,散步,风中有不知名的花香。我和暖暖挽着手,只是一路走走,停停,看看。鼓浪屿适合静静地散步,静静地体验。我们都对景点不太感兴趣,只喜欢小角落里的风情。

你永远不知道下一个拐角里藏着什么,也许是一只午睡的白猫。暖暖上前叫它,不动;用手指戳它,只动了一下耳朵。它就这样窝着,不屑于和我们玩耍,只留给我们一个慵懒华丽的背影。“暖暖,我好想在鼓浪屿上做一只猫。”我无比羡慕地说。

我们在龙头路上闲逛,看到一家卖明信片的小店,突然想起千里之外的小伙伴。我和暖暖按照她们各自喜欢的风格挑好了明信片,一一写上地址。暖暖问:“寄语些什么呢?”我想了想说:“咱们的群名称就不错。”暖暖也说好,于是我们在每一张上都写上了一句:“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暖暖说:“还剩下几张,你给小真也寄一张吧。”我说,好,然后挑了一张印着榕树和老房子的,落笔写道:

旧物,旧砖,旧屋檐,

总是带着历史的体温

在这南国的岛屿

在任何一条开满三角梅的街道

爬满青苔的老街在岁月的风声中

耗尽青春的本色

在时光的拐角处

远去的,久违的,放纵的

光影流年在寻常陌巷中

慢慢铺陈到天际

我想到一些故事

关于青春,关于你

写完后,看到暖暖也写了一张,我好奇地问她要寄给谁。暖暖搁笔说:“寄给自己。”

【追海浪的姑娘】

又是一个晴朗的好天气,暖暖提议去环岛路骑双人自行车,然后去白城沙滩上晒太阳,我连连说好。可是,出门不久我们俩的就被当头的太阳晒得偃旗息鼓。于是,决定,先去厦大乘凉,等阳光稍稍温和一些了,再进行下一活动。

厦大的校园里虽然浓荫密布,依然令滚滚的热浪有机可乘。我俩耐不住高温,买了冰棍到芙蓉隧道去“避暑”。

温度降下来后,兴致便高了不少。我们看着壁上的画作,想象着它们背后一张张青春的面庞,想到曾经的我们。逛到接近出口的地方,看到一家咖啡厅,灯牌上写着“厦大·芙蓉隧道终点站”。我叫了一声正在拍照的暖暖说:“嘿,终点站到了。”我们进店去,看到有卖厦大的纪念T恤,暖暖提醒我抬头看墙上挂的木牌,只见上面写着“营业时间:早10:00直到天荒地老”。我俩相视一笑。

逛了大半个校园,似乎没有刚来时那般燥热了。暖暖说:“我们去海边吧,我想去踩踩海水。”我说:“好啊,我要去玩沙子。”我们从白城校门出去,过了天桥就是白城沙滩。又一股热浪亲切地拥抱了我们。不过,还好,有海风。

暖暖放下包包,脱了鞋子就去追海浪了。我也放下背包,捡了根小木棍,蹲在沙滩上写字。刚写好一个“厦”字,一个浪冲上来就不见了。我带上我和暖暖的行李向后方转移,然后继续写,终于写好了“厦门”两个字,又被一个冲上来的浪给带走了。我突然意识到,可能是涨潮了,于是,继续“转移阵地”。

小真发微信问我们在哪里玩,我说,在海边。他发来视频邀请,说要和我一起看海,他看了看我的四周说:“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暖暖呢?”我只指了指远处那个“风一样的女子”说:“在那边追海浪呢。”

最后,暖暖终于提着她险些被海浪卷走的鞋子回来了,我终于在沙滩上写好“厦门”两个字,并成功拍下了照片,也悄悄对它说了声:再见!